2万公里之外的闪耀 艺术之花在异国他乡绽放

原标题:2万公里之外的德宏闪耀德宏金孔雀艺术团赴乌拉圭进行文化交流侧记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4月16日晚,来自中国云南德宏州的金孔雀艺术团在乌拉圭派桑杜省具有142年历史的佛洛伦西欧桑切斯剧院上演了浓郁地方特色的景颇族歌舞表演,开启了2019年中乌两国文化交流的序幕。

18名景颇族艺术家在两天的时间里为当地民众奉献了三场精彩绝伦的文化盛宴,当地民众普大喜奔,每场演出爆满,一些观众只能站着观看中国艺术家们的表演。

乌拉圭当地时间4月19日凌晨4点,派桑杜省的一家酒店房间里闹钟响起随后,德宏金孔雀艺术团的演职人员拉着行李箱匆匆下楼,启程回国,这是18人的代表团在乌拉圭的第5天。连日来,他们精彩的演出得到了当地政府和中国驻乌拉圭大使馆的肯定,更高兴的是当地民众,中国少数民族的文化让他们感到震撼,走在大街上,时常会有民众微笑着上前和演职人员打招呼要求合影,说:“格拉西亚斯!”(西班牙语“谢谢!”的意思)

从德宏到乌拉圭,几乎是绕半个地球飞。从芒市机场直达上海的航班飞行时间是4个小时,金孔雀艺术团的演员们难掩出国演出的兴奋,有说有笑。转机需要在上海机场留宿几个小时,次日早上6点,大家又登上了飞往西班牙的国际航班。“我最长只坐过6小时的飞机,这一趟太漫长了!”5小时以后,机上的模拟飞行轨迹地图显示飞机还在蒙古与俄罗斯交界,想想还有10个小时,大家之前的兴奋开始转化为担忧。空客A330-200的整体空间很紧凑,第一次超长途飞行让大家渐渐感到身体不适,不同程度地出现腰酸背痛、浮肿、头晕等症状,餐食无味。

每个人都想着法子消磨时间,看电影、聊天、睡觉、走动、吃东西,大家开始把自备的干巴、咸菜、酸果都拿出来一扫而光。然而,由于时差关系,极难入睡,加之浑身不自在,剩下的航程只能数时间,10小时、9小时、8小时、7小时1小时,飞机终于降落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机场。

中转需要停留5小时,原本大家以为可以享受一下“泡面时光”,却被告知机场不提供热水,不得不以干巴巴的汉堡充饥。也许是前程航班难以入睡,从西班牙飞往乌拉圭的14个小时,大家终于好好地睡了一觉。

乌拉圭的首都蒙得维的亚,中国驻乌拉圭大使馆的文化事务负责人唐晓芹女士已经在机场等候代表团,乌拉圭首都女人让身处国外的我们感到格外亲切。一见面,大家激动地相互问候,派桑杜省派出了省长秘书前来迎接大家,考虑到代表团第一次到乌拉圭,大巴沿着蒙市主大街走了一圈,随队翻译、华人许宇峰女士为大家作了讲解。吃过晚餐之后,大巴朝着派桑杜省方向开去。“这一趟来去38个小时的飞机、10个小时的汽车,没有比这个更久的了!”代表团出访国外最多的岳木果老师感慨道,她是代表团里有幸出访过美国和欧洲的。

经历了长途飞行、语言不通、货币不畅、时差颠倒、饮食不惯、身体病痛等各种困难,乌拉圭之行让代表团刻骨铭心。

有着100多年历史的乌拉圭派桑杜省佛罗伦西欧桑切斯大剧院,原计划8点钟开始的代表团首场演出,由于事先沟通问题不得不推迟到8点10分开始。“我们此前已经开出了需求清单,需要4支手持麦克风,但现在还没有就位。”德宏州景颇民族文化工作团副团长赵红琴女士看了一眼时间,神色有些焦急。虽然代表团提前一个半小时来适应场地,但要和对方沟通调试背景、音乐、伴奏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唐晓芹女士、翻译徐宇峰女士不停地用西班牙语与灯光师、音响师进行沟通,代表团领队王胜范也用英语帮忙翻译。

剧场外,排队等待入场的观众队伍越来越长,足足有两个路口,大家用期待的眼神盯着剧院入口,都希望早一点入场。“好了,让观众入场!”大家都舒了一口气。从剧场二楼向下望去,观众如潮水般涌入,有序占满了一楼到三楼的全部座位。幕布关闭,聚光灯打在主持人和徐宇峰女士身上,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为了这场演出,我们排练了1个多月,最大的难点就是要让我们的表演融入乌拉圭的艺术元素,以体现两国文化交流的目的。”德宏州景颇民族文化工作团副团长董建斌告诉记者,大家排练很辛苦,遗憾的是一名演员在临出发前的排练中受伤,无缘此行。

聚光灯下,10个精心编排的节目接连上演,景颇族的刀舞和银泡舞刚柔并济,大山密码唱出了铿锵有力,傣族舞柔美的动作充满风情,东方人婀娜的身段演绎的西班牙斗牛舞曲,用景颇族独有的乐器吐良吹奏的乌拉圭名曲,余音绕梁、舞韵荡漾。这是乌拉圭民众第一次知道来自中国云南的少数民族歌舞,完完全全超乎了他们的预期,跨越国界的艺术成为彼此交流的语言。最后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目瑙纵歌,更是让全场观众沸腾。“哇,你们太了不起了!”观众起身鼓掌直到谢幕,这样的结束方式一直持续到代表团的最后一场演出。

“德宏好样的!云南好样的!”代表团成员殿格南的抖音点赞和评论从代表团出发那天就停不下来,网友追随着代表团的行程,持续关注此次交流演出。“大家都在发,关注度特别高,好几条都火了!”殿格南说,这是她们演出关注度最高的一次。不仅如此,新闻报道发回国内之后,州内开始有一些反馈:怎么德宏金孔雀艺术团只有景颇族歌舞?其实,德宏金孔雀艺术团的成立就是为了统一对外交流时的称号,让德宏少数民族艺术更容易被记住。此次演出不仅有景颇族的歌舞,也表演了傣族舞蹈。

“正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德宏金孔雀艺术团在乌拉圭派桑杜省的演出非常成功!演出不仅展示了德宏景颇族、傣族的歌舞,还融入了乌拉圭当地的艺术形式,深受当地人喜爱。”唐晓芹女士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她看来,艺术交流是中乌两国文化交流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云南少数民族众多,各民族文化均有特色,希望有其他少数民族代表团到乌进行交流。

“土良是景颇族独有的一种乐器,只有一个孔,全凭演奏者的气息和节拍来控制。土良吹奏的曲调非常动听,是目瑙纵歌必不可少的乐器。”排当是德宏为数不多能吹奏土良的景颇族艺术家,他特意吹奏了一首乌拉圭名曲。当土良的声音在剧院萦绕的时候,全场欢呼,金孔雀艺术团用他们的表演向世界证明: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演出之余,代表团还参与了乌拉圭派桑杜省当地的文化交流活动。乌拉圭和一河之隔的阿根廷都是全世界最有名的探戈发源地,当地艺术团的探戈表演舞步华丽、狂热奔放;而乌拉圭的艺术家更把城市当成舞台,歌舞剧不仅在剧院表演,还在公交车上、废弃工厂里以及公园里表演,让代表团感受到了浓浓的异国文化魅力。“艺术无国界,这样的交流对于我们来说机会难得,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机会。”董建斌表示,德宏少数民族的歌舞艺术历史积淀深厚、表现形式多样,具有感染力和传播力。但目前人才是短板,我们既要有创作型的人才,也要有能让民族歌舞市场化的人才。

乌拉圭是南美洲第一个响应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中乌彼此有着共同发展的愿望。相聚2万公里之遥,是什么让派桑杜和云南省有意达成友好城市?此行让我有了答案。

艺术无国界。德宏少数民族的优秀文化之所以被国外接受,正因为其一直不断锤炼,形成了一种文化的积淀,它既是本民族的瑰宝,更是与世界交流的语言。发展是时代之音,而交流是彼此促进认识、加深友谊最重要的方式。(全媒体记者 张仁韬)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livelaughlinger.com/,乌拉圭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