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可得小心了! _爱奇艺体育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livelaughlinger.com/,托特纳姆热刺

您也可以选择更换支付方式,选择其它方式进行支付。如果还未能帮到您请拨打电话

679个日夜之后,波切蒂诺再次推开了白鹿巷的大门——当然“白鹿巷”的名字已经成为了历史,等待着他的是刚刚完工的托特纳姆热刺大球场以及28987名翘首以盼的球迷。(相关阅读:黑科技+惊艳细节!热刺新球场到底有多炫)

对于波帅而言,这一天就如梦想成真一般。他在中场休息时激情澎湃地感谢了所有人:包括这两年多以来随球队颠沛流离、转战温布利的球迷们,包括为俱乐部带来这座新球场的管理层成员们,而他将俱乐部主席列维的名字摆在了第一位。

波帅或许没有印象,早在13年前——自己刚刚结束球员生涯之时,同样的情景就在北伦敦上演了。那是2006年的7月,意气风发的温格在酋长球场的揭幕战上深情送别了海布里时代,并确信阿森纳将迎来球队的黄金岁月。

随后的故事人们有目共睹。尽管你现在翻开球队的财报,每页上都写着“光鲜亮丽”四个大字,尤其在这十余年来的比赛日收入涨幅方面,更是无一英超球队能与阿森纳比肩。但倘若仔细推敲这些年的历史,你就会发现满本账簿都写着“辛酸”二字。

让我们回到2003年4月,彼时阿森纳为酋长球场的建设计划向各大银行集团贷款了2.6亿英镑,还款时期为14年。为缓解短期贷款所带来的现金流压力,在2006年,俱乐部通过在公开市场发行债券的方式替代了该贷款,将最长还款期延长至了25年。

除此之外,俱乐部还意图将海布里球场改建为公寓,通过出售公寓所获得的利润来偿还上述债务。然而为了完成这一改建工程,阿森纳不得不又向银行申请了一批还款期限仅为4年的短期贷款,其数目为1.335亿英镑。就这样,近4亿镑的债务压在了彼时还处于英超之巅的枪手身上。

如果说这一“内忧”尚不致命的话,那么两大“外患”却几乎使俱乐部喘不过气来。

其一,是同期到来的金元时代。在酋长球场正式动工3个月之后,一位俄罗斯人的到来让温格着实慌了阵脚——阿布拉莫维奇斥资1.3亿英镑买下了西伦敦球队切尔西,并开始为蓝军带来一笔又一笔天文数字的引援。在去年接受专访时,温格承认:“我甚至想放弃建球场的想法了,因为其他俱乐部已经在使用外资了,他们拥有比以往更多的资源,而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债务的压力。”

阿布揭开了足球世界金元时代的序幕,而2009年曼苏尔酋长的到来则把烧钱的热度再往上抬高了一个层次。温格空有伯乐的好眼光,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众千里马往竞争对手的马厩里钻去。

其二,2008年到来的经济危机,拖垮了海布里公寓的销售。在公寓预销售之时,前枪手主席希尔伍德预估这一项目将至少为枪手带来3.5亿英镑的收入,然而在2008年,次贷危机的到来却摧毁了他的美梦。在公寓正式开售的半年前,在517套已交付定金的公寓之中,仅有2套结清了尾款,俱乐部不得已以降价促销的方式来尽量弥补损失。截止到结清短期贷款的2010年,海布里公寓也只为俱乐部带来了1.5亿英镑左右的收入,甚至不能达到预期的一半。

在负债的这些年里,阿森纳的一系列举措沦为了世人的笑柄:常年卖队长、30岁以上球员一年一签、签订超长赞助合同……最关键的是,“八年无冠”的事实表明球队已经从世纪之初的争冠行列退向了争四的舞台。2006年的春天,亨利尚能单枪匹马征服伯纳乌;放眼现在,球队却要连续两年征战欧联杯这样的鸡肋赛事。回过头来看,在温格治下,这支残缺的球队能够连续19个赛季挺进欧冠,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成就。

除此之外,随着英超联盟的商业化程度不断提高,俱乐部的收入结构也悄然发生了变化,这也让酋长球场为阿森纳带来的收益相对下降了。早在建设新球场的想法萌生之初,阿森纳俱乐部的管理层就笃定这座球场将能为球队带来巨大的财富,并能成为帮助阿森纳进军世界顶级豪门的敲门砖。这是因为彼时的比赛日收入在俱乐部的整体收入中占据相当大的比重,显然,一座容量相较海布里球场翻了一番的新球场就是增加球队比赛日收入的关键所在。直到酋长球场落成前的那个夏天,这个收入结构依然保持地较为稳定。然而随着英超联盟在商业化方面的一系列推进与改革,电视转播分成与商业广告逐渐成为了俱乐部收入来源的两个大头。

据BBC报道,在2016-17赛季中,有10家俱乐部即使不计算比赛日收入,也能有税前盈利。换句话说,即使这些球队的主场比赛一整年下来都没有球迷到场,他们也能顺利地活下去。回到阿森纳的维度,相较于2005-06赛季,在上个赛季,俱乐部的比赛日收入占比已经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以马后炮的角度来看,在阵痛期过后,这座球场终于开始为阿森纳产出正向的能量了,但我们却发现它似乎没有我们当初设想的那么重要。

那么,热刺是否走上了死敌的老路呢?从一定程度上来看,热刺所面临的问题似乎更加严峻。首先,球场的预算一路水涨船高,自2009年提交规划时预估的4亿到2015年正式动工时计划的7.5亿,而在正式完工时,球场的造价达到了难以置信的10亿英镑。开弓没有回头箭,俱乐部不得不为此背负上巨大的债务压力。截止到目前,热刺的累计负债已达到近6亿镑,可谓一座大山。

更为可怕的是,相比于阿森纳当时对于未来的憧憬与期盼,热刺上下的每个人都清楚,新球场将让球队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进入困难期。球队头牌、大英队长哈里-凯恩的言论颇为微妙:“只要俱乐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并且展现出雄心,我就会成为征途的一部分。但关键是我们要保持这样的水平,并且继续提升,托特纳姆热刺因为新球场和财政的问题,未来几年将会非常困难。”可算上这个冬天,热刺已经在连续两个转会窗口没有动作了,俱乐部传达出来的信号与凯恩的想法可谓背道而驰。

看起来,列维的高超谈判技巧在短期内拉住了热刺下滑的曲线年以来,热刺先后与凯恩、洛里、阿里等核心球员达成了续约协议,除了手握20万周薪的凯恩之外,其他人的工资水平在英超Big6里面均处于下游。热刺球场造价但列维本人也清楚,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总会有败给现实的一天。丹麦中场埃里克森就是一个鲜活的例证,他现在领到的7万镑周薪甚至与一位初出茅庐的小将不相上下,他的未来看来与北伦敦渐行渐远了。

尽管托特纳姆热刺球场将会是一座开创历史的体育场:拥有傲视全伦敦的62062个座位容量;它的两块自动化可伸缩草坪可最大限度地保护比赛草皮质量;建有全球独有的位于体育场内的微型酿酒厂;具备酒吧、酒店、博物馆等配套设施……但这些献给球迷们的饕餮盛宴到底要在什么时候变现成俱乐部的红利,热刺将会以怎样的形式度过这段困难期,目前还难有定论。

在13年后,温格已经远离了英超舞台,而越来越多的人把波帅与他相比。波帅回应道:“我非常尊敬温格,在一家球队执教22年时间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可当他离开时,我真的有点难过,因为他为阿森纳付出了一切,但却以那样的方式结束,这完全不公平。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和温格谈谈,我会问他‘这么做值得吗?’”

波帅其实也在问自己,愿意用自己的执教生涯来为这座恢弘的建筑物买单吗?热刺的管理层们都在捏一把汗,毕竟教父常有,而教授难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